从实习护士到车辆钳工:95后女生大跨度“转行记”

发布时间:2024-04-15 11:41:30 来源: sp20240415

  走进淮河能源控股集团铁运分公司车辆段检修车间,满眼望去,机床林立,机器切割、打磨的声音传至耳畔,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金属味道”。

  1999年出生的车辆女钳工刘语涵,身穿蓝色工作服,站在轮对自动测量仪前,一双明亮的眼睛观察着每条轮对的状态。

  “轮径差大于两毫米,显示超限。”

  “赶紧下料,需要手工测量....。。”

  电脑屏幕前的一行异常数据引起了刘语涵的警觉。她一边和同事讨论,一边手持轮径尺测量轮径差、重新填记数据。娇小俏丽的身影,像精灵一样在车间里来回穿梭。

  大跨度转行

  车辆钳工主要职责是定期对货车车辆部件进行“体检”和“治疗”,小到开口销、挡键,大到摇枕、钩舌、轮对,都要严格把关,确保各项参数都符合标准。

  而刘语涵所在的轮轴组是检修车间唯一的女钳工班组,共有6名女工,她是最小的一个。

  今年24岁的刘语涵,曾就读淮南职业技术学院护理专业,曾经是一名实习护士。2020年毕业后,她应聘淮河能源控股集团,来到铁运分公司做车辆钳工。这个职业跨度,着实有些大!

  刚开始,家里人并不支持,觉得女孩子从事这样的工作比较吃力,可是刘语涵没有退缩,而是坚持自己的想法:“车辆钳工比较辛苦,但是我喜欢。如今,新时代的产业工人拥有更广阔的舞台,作为年轻人我更应该多学技术,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隔行如隔山,刘语涵一直在努力转变“角色”。“刚参加现场生产时,工班长让我推送轮对,哪知推了半天轮对居然‘纹丝不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刘语涵记忆犹新:“一条轮对1吨多重,推送轮对时比较耗费力气,如果不掌握方法是很难移动的。为了能使上劲,工班长教我方法,上身必须要保持45度角的倾斜,前脚掌撑地,配合手上的动作使劲往前蹬,这时轮对就轻松‘出发’了。”

  熟稔于心

  轮轴组的工作主要负责轮对收入、轮径测量、轴承的退卸及压装工作,不仅是体力活儿,更是一项精细程度高、安全责任重的工作。“轮对收入录入时,数据繁多,容易记混,稍不注意就会出现差错。”刘语涵说。

  一次在录入轮轴数据时,因为轴承新造和大修年限不同,刘语涵记错了时间年限,把需要退卸的轮对打上了合格标签,导致一整条流水线需要重新返工,同事们也跟着集体加班。这次经历,对她触动很大。

  “作为一名新兵,没有任何钳工理论和实战经验,还让同事跟着一起受累,这样可不行!”刘语涵暗下决心,“要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一定要干出个模样来。”

  为了尽快熟悉轮轴组相关业务知识,刘语涵在住所的墙上密密麻麻地贴着学习计划表,每周一三五看《轮轴检修作业指导书》等理论书籍,二四六复习铁运素质提升App业务试题。

  理论学习只是第一步,手工精准测量轮对数据,让刘语涵再次犯了难:“十几种测量工具,每种测量方法不同;刚开始使用量具测量,因为手法不熟练,导致每次测量的数据误差偏大。”刘语涵很是苦恼,为了能尽快熟练掌握测量操作技术,她静下心来跟着师傅从各种量具的使用慢慢开始学,轴端螺栓、轴端标志板信息要重点检查,各种数据限度要求刘语涵很快熟稔于心。

  在无数次的量具使用练习后,刘语涵的测量技术突飞猛进,从刚开始一个轴颈要量5分钟,到现在几十秒就可以测一个轴颈,而且每次数据都非常精准。

  岗位“大拿”

  刘语涵的努力工作,既得到了单位领导的认可,也赢得了同事的好评。为了让她学习更多技能,工班长又安排她到轴承压装岗位“深造”。

  “轴承压装是轮轴组的重点岗位,为了让年轻人尽快成长成才,我们尽量多给机会多帮助,希望他们早日成才,担当重任。”铁运分公司车辆段检修车间主任贾杰说。

  轴承压装技术要求更高,为了把轴承选配的每道工序学精学细,刘语涵下足了功夫,从轮对轴颈、防尘板座测量入手,使用外径千分尺一边练习测量,一边记背测量尺寸标准及限度。一周后,刘语涵就已经能精准测量出轴颈、防尘板座及轴承内径等尺寸,还能精准计算出其中的配合过盈量。

  随着经验的积累和理论知识的不断跟进,刘语涵自己摸索并总结出了“看外观、听异音、手触摸”的九字轮轴检查法。

  “通过眼看轮对的外观状态,就能知道轮对踏面是否磨耗超限;不打开轴承的情况下,只通过手感和声音就能辨别出滚动轴承有没有卡顿等轴承故障。”谈起工作心得,刘语涵有点腼腆,却又自信满满、头头是道地讲起了她检查故障的绝活儿:“咯噔咯噔”的感觉就是内外圈剥离,“沙沙”的细声就是轴承缺油,发出轻微的、均匀的“哗啦哗啦”声就是正常的……学过医的她总结道:“判断轴承故障像极了中医‘望闻问切’中的‘切’。”

  2022年10月,刘语涵在为轴承做外观检查时,发现轴承存在异音,但她开盖检查后,却没有发现故障。“那么大的异音,怎么可能没问题?”较真儿的刘语涵不太放心,继续对轴承做跟踪检查。经过退卸、擦拭、检查,一处隐蔽的故障终于被发现了——轴承油封松动窜出。就连工作多年的老师傅都很是感慨:“这样的故障很难被发现!”

  “当钳工不仅仅是我的工作,更是我的兴趣所在。”面对难啃的“硬骨头”,刘语涵总是以不服输的心态面对。正是凭着这股劲,她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业务技术水平突飞猛进。经她检查、选配优质轮对轴承上千套,发现各类轴承故障近百件,从没让一套“带病”轴承上线。

  近年来,一批批朝气蓬勃的95后、00后从一线岗位干起,一步步实现着从“青年小匠”向岗位“大拿”的梦想。

  

(责编:王震、陈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