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味微短剧,为何爆火海外

发布时间:2024-05-18 15:08:58 来源: sp20240518

  我,豪门赘婿,为了借一笔救命钱对老婆家卑躬屈膝,平日里一直被小舅子欺负。

  直到有一天,一个陌生人驱车喊住了我,并告诉我,那位多年对我不管不顾的爷爷给我留下了50亿的遗产与市值500亿的公司。

  于是,扮猪吃虎,终极逆转,堂堂开始!

  虽然听起来似曾相识,但这可不是哪部国产爽文中的剧情。它出自近期海外大热的英语微短剧《女婿的复仇》(Son in Law's Revenge),里面的演员大多是白人,不过一听剧名,中国观众大概就能猜到剧情走向了。

  最近,海外网友们可能会突然发现,自己的社交媒体正面临一场土味微短剧的“入侵”,那些原本发源于中国的“女婿的复仇记”,正在走向全世界。

  这些微短剧通常一集只有1-2分钟,服化道粗糙又浮夸,情节突兀生硬又经不起推敲。正如我的同事所写的:

  虽然在拍英文剧,但工作人员拿到的剧本都是中文的,演员拿到的剧本是“中英双语”的,“英文的部分直接用翻译软件翻译”,其中有显而易见的语法错误。

  毕竟,一部100集的微短剧,大概5天就得拍完。

  “这些剧的故事情节大起大落,几乎无法跟上。说演员的演技拙劣,都算是客气了。”去年11月,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写道。

  是的,大多中国观众跟这位作者有相同的感觉,不仅土,而且劣质。但出人意料的是,一些欧美观众还真就好这口。去年11月11日,中国微短剧应用ReelShort短暂超越TikTok,成为苹果美国应用商店中最受欢迎的娱乐应用。短短一个月,它已经被下载了近200万次。

  如果说TikTok主要还是依靠国外用户自制视频,那ReelShort上爆火的,可是中国观众熟悉的“狂拽龙傲天”和“霸道总裁爱上我”。加上适度的本土化和算法加持下的精准投放,“霸总”们便开始在海外大杀四方。

  你必须承认,无论内容质量究竟如何,这些微短剧的确抓住了不少用户的心理,这才成了能“站在风口上的猪”。换言之,这些土味爽剧之所以能在海外网络平台大受欢迎,一方面是因为近年来短视频体裁的兴起,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些内容精准拿捏了观众心理。

  赘婿逆袭、豪门伦理之所以受到追捧,是因为它们可以最大限度地促进观众的多巴胺分泌。

  正如外媒酸溜溜地给它们贴上的标签:“中国奶头乐”“精神芬太尼”——你可以不喜欢它,但必须承认它很有效。

  再次引用我的同事的文章里的话:

  “这和当年英国绅士明面都看《金融时报》,私下都看《太阳报》是一样的。”

  如果纯粹从市场和受众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确实是网络世界的“精神硬通货”,特别是在千禧一代以及更年轻的网民中间。中国产短剧吸引人的点,无非是那种现实世界不存在的春风得意抑或快意恩仇,而这正是处于现实生活压力下的年轻人所同样需要的,可谓“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他们对缓解痛苦的文化产品的需求,就像新冠疫苗一样,也是“环球同此凉热”。

  在“短剧出海”之前,中国网文的成功就证明了先发优势——事实上,ReelShort的母公司中文在线就是靠网文起家的。此前,该公司旗下的互动小说平台Chapters便在美国市场斩获颇丰,累计收入超过3亿美元。

  从网文到微短剧,从TikTok到“科目三”,中国的一些“土到掉渣”的文化现象,竟然治愈了数以亿计、形形色色的人。为什么会这样?也是万物皆可入药吧。毕竟,人的需求本来就是多边形的。无论生活在哪里,在辛劳工作之余看一段“歪嘴龙王”,无伤大雅地爽快一把,等第二天的太阳升起,照样要努力工作、挣钱养家,做那个积极向上的奋斗青年。

  袁野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曹子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