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家刘世昭:在骑行中“定格”运河 把流淌的故事讲给未来

发布时间:2024-05-18 15:21:19 来源: sp20240518

   中新网 北京11月11日电 (记者 徐婧 杜燕)沿着运河,从北京骑自行车到杭州。1981年,摄影记者刘世昭从元代大运河北端上游水源——白浮泉出发,与同事一行2人开启了骑行运河之旅。

1982年,江苏省常州市,大运河上运输的船队。刘世昭供图

  700多年前,为解决漕运难题,元代科学家郭守敬提出白浮引水方案:修建白浮堰导入瓮山泊(颐和园昆明湖前身),再汇入积水潭,与南来的河道相接,成为惠及京师的通惠河。

  42年前,刘世昭是《人民中国》杂志社的摄影记者。当年,杂志社有一个很受欢迎的连载栏目,刊登过长江、丝绸之路等主题的连载故事。大运河在当时是一个尚未有全程报道的选题,因此受到刘世昭和同事的关注。

  确定行程后,把三台相机、九只镜头和一些换洗衣物装在后座,他就和同伴骑着自行车出发了。

  “采访和拍摄的内容很广泛,既包括运河本身,也包括运河沿岸的民俗风情。”在这次骑行中,刘世昭的主要任务是采访和拍照,编辑稿件和冲洗照片等工作都在返程抵达北京后完成。

  北京庆丰村的“二闸狮子会”、“鱼米之乡”无锡的米市、听书馆里的苏州评弹……在刘世昭的照片中,人是最重要的角色。据估算,他这次骑行共拍摄了约5000张照片,这些照片在《人民中国》杂志上连载了两三年。其间,海内外读者的反响热烈,甚至有日本读者组团到中国数次,沿着运河“打卡”骑行。

1982年,江苏省无锡市,大运河上使船的船民。刘世昭供图

  第一次骑行抵达终点杭州拱宸桥后,刘世昭和同伴约定,十年后重骑运河,“看似一句玩笑话,但从那以后,这事儿就成了一个心结。”

  解开这个心结,刘世昭用了35年。

  与运河“再续前缘”的起因是大运河申遗成功。2014年,大运河在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46个世界遗产项目。从工作一线退休的刘世昭又惦念起运河和生活在运河沿线的人们。

  “还骑得动,那就再骑一趟。”经过一年多的筹备,他在2016年再次踏上了骑行运河的旅程。

  这一次,他携带的装备随着技术进步“升级”:第一次骑行光胶卷就要带几十斤,这次他邀朋友驾车同行,把行李、电脑等装在车上,自行车上只放三台相机,沿途随时都能拍。

  35年间,运河沿岸的生活发生了巨变。1981年,他看到一些南方的民众在船上居住,一家几口人吃饭睡觉都在船上。2016年,打渔的家庭搬到了岸上,以船为“家”的景象几乎看不到了。

1982年,高邮湖中的渔船人家。刘世昭供图

  行于河道两岸,刘世昭最喜欢记录具有当地特色的生活片段。听书馆里常坐着满堂宾客,于是台下的光脚老人在照片中“登台”;在位于山东的中国北方最大淡水湖——微山湖,当地百姓多以渔业为生,刘世昭就把镜头对准湖面,拍摄民众的湖上生活。

1982年,江苏省苏州市的说书场。刘世昭供图

  “食”在运河畔,天津河西务地区有一张让刘世昭印象深刻的“巨型”油饼。初见时,一张饼的直径约有80厘米。他在采访中得知,这是因为工人从事体力劳动消耗大,而油饼在高热量食物中价格相对便宜又美味。

  与运河“重逢”,刘世昭幸运地找到了当年炸油饼师傅的后代,看到了经过改良的油饼。35年后的油饼,样子变了,吃法也不一样了,可卷着肉菜食用。“或许这样的饮食会消失,我觉得把它拍下来就很有意义。”他说。

  记录运河历史的同时,刘世昭也想把河道两岸的故事讲给未来。近些年,他将第二次骑行时使用的自行车、头盔、手套等捐赠给位于杭州的中国京杭大运河博物馆;2022年,为支持北京大运河博物馆(首都博物馆东馆)建设,他又将千余张大运河题材照片的底片捐赠给首都博物馆。

2022年,刘世昭在京密引水渠沿岸采风。 徐婧  摄

  按照计划,北京大运河博物馆将于今年年底前具备开放条件。目前,该馆展陈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中。“希望这些照片作为影像资料留下来,让人们了解运河的一部分历史,也希望博物馆里能有越来越多关于运河文化的馆藏。”刘世昭满怀期待。(完)

【编辑:唐炜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