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小院助力褚橙再升级

发布时间:2024-05-18 15:24:39 来源: sp20240518

  在“拼多多杯”第二届科技小院大赛重庆区赛的角逐中,一支队伍闯入学生和评委的视野,让大家眼前一亮。

  他们来自褚橙科技小院,刚成立两年时间,第一次参加大赛。在解决具体的生产问题,尤其是花斑果和裂果上,他们作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因为这两个问题,去年造成了2600万元的损失。最终,褚橙科技小院拿到一等奖,顺利进入总决赛。

  褚橙科技小院是农业高校学生,进场到褚橙种植的田间地头,进行产、学、研实践。褚橙科技小院不仅研究褚橙,还计划将经验和实践进行数字化、标准化,用于今后的农业生产,并且教给更多人,如何才能成为褚橙。

  丰收

  从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县戛洒镇上哀牢山,开车需要半个多小时,道路蜿蜒、陡峭,两边没有护栏,稍不留神车子好像要直直开下去。等路边满是橙子树,有人拦车检查时,褚橙庄园就到了。

  到处都是橙树。满山遍野的橙树。所有来访者都惊异于眼前景象。每棵橙树都差不多高,挤挤挨挨,一排排整齐地列满山坡。但凡从有窗的地方望出去,满眼都是绿色,金黄色果子点缀其间,不时有农户骑着摩托车巡山而过。

褚橙庄园

  这里是褚氏农业的大本营。21年前,褚时健包下哀牢山中段东麓的甘蔗地改种橙子,苦心经营十几年之后,结出的果子闻名全国,因为深受市场喜爱,所以消费者亲切称其为“褚橙”。

  糜红恩从昆明开车行至褚橙庄园。下车后他换下长袖,穿上了庄园给的白色文化衫。他是褚橙在拼多多旗舰店的主管,来参加褚橙的“丰收节”。这件文化衫背后写着“一粒果子给我的拥抱心不荒”,旁边画着一颗橙子俏皮地笑。

  每年“丰收节”,褚橙各地的销售人员都会齐聚这里,目的之一是尝一尝新果口味,对当年的销售有个评估。这些橙子的表皮还是绿色,没有达到采摘的程度。糜红恩尝了一瓣,很甜,不同于去年的微酸,有独属的果香,他已经知道今年的褚橙会受消费者欢迎了。

  据褚氏农业说,今年褚橙产量达到两万五千吨。

  10月23日一早,褚橙庄园的人就开始杀羊宰牛,为一年一度的“丰收节”做准备。褚氏农业总经理褚一斌6:30起床跑步,这是他保持的习惯。在农业深耕10年,他皮肤被晒得黝黑,年已六十但身体健硕,非常结实,烟不离手,被人问起什么时候退休,他总笑呵呵说不急,还有十年呢。常年在地里泡着检查生产,褚一斌经常穿一件简单的T恤和一双黑色运动鞋。

  下午开始,上果平台已经聚集了褚橙庄园所有的农户,他们在等待一年劳作后的褒奖。褚橙庄园分为七个作业区,各个作业区的农户跟着自己的作业长坐在台下。老板褚一斌在主持人的指引下上台了,他公布去年最佳作业区是五作业区,成品率高达69%。成品率是指橙子摘下后经过一道道筛选,最终贴上“褚橙”标签在市面上售卖的比率。褚橙平均成品率稳定在54%左右,69%是个很不错的成绩。

  褚一斌在台上踱步,用云南方言鼓励其他作业区:“明年能不能拿下最佳作业区?”听到他的鼓舞,坐在下面的农户开始欢呼相互勉励。等场地安静,他接着说:“只有田不荒,我们的心才不会慌,这是我们的根本。”最后,他宣布,今年的采果季从10月25日开始,为期40天。

褚一斌在“丰收节”给获奖农户颁奖

  晚上6点,上果平台已经摆了80桌,每张桌上都有米酒和炖好的牛羊肉,所有的农户和工作人员齐聚一堂,云南人擅酒,吃到最后几乎所有人都起身端着酒杯敬来敬去。尽管如此,褚氏农业依然有严明的纪律,8点一到,场地已经打扫干净,所有的桌椅板凳和垃圾都被收拾好,场地中间摆了粗壮的树枝燃起篝火,音乐就位,一年一度的篝火晚会开始了。

  很多农户手牵手围着篝火,里外有两层,当地的民歌一响,所有人都按着统一的步伐跳起来,随着音乐的律动围着篝火慢慢转着,间奏时,所有人都会大声喊“哦~吼”。不时有人拉旁观者进圈。老板褚一斌也在,他把浅蓝色外套系在腰间,跟着队伍轻快漫步。篝火燃了两个小时,他们就这样不停地跳了两个小时。

  就连糜红恩也参加了篝火晚会。这个拼多多褚橙旗舰店的主管不爱运动,一直面带微笑跟随着队伍往前走。过了今晚,他将进入到忙碌的接单、配货和发货,他不想有一分钱的差池,他总说“要为褚橙考虑,要为这个品牌考虑”。

  在拼多多橙子畅销榜上,“褚橙旗舰店”卖到了第三名的好成绩。

  “丰收节”权铁林也在,她太兴奋了。她是中国农业大学研二的学生,2月份来到褚橙科技小院做产学研究,她对这里的第一印象是“条件很好,管吃管住,还发工资”。经过9个月的时间,她已经和当地农户打成一片。她站在离篝火最近的小圈里,火光映得脸蛋通红,卖力地蹦跳,长发跟着她的节奏飞起来,直至篝火熄灭。她在科技小院的老师龙泉,甚至穿上了一套玩偶服。

  目前,褚橙科技小院有学生12名,除了年轻,他们和当地的农户已经融合在一起了。褚一斌,这个对“科技改变农业”抱有大希望的老板,给了这个科技小院极为宽松的研究环境和最大的支持。

  褚橙科技小院

  2021年8月,张福锁和褚一斌见面,就提议在褚氏农业建立“科技小院”。张福锁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教授,科技小院的创始人。“科技小院”是他对未来中国农业的“试验田”:把科技应用于农业,实现生产实践和学术的统一。

  在此之前,用褚一斌的话说,“褚橙之所以为褚橙,是因为从最基础田间地头劳作到整个管理系统,都实现了标准化”。在靠天吃饭的农业领域,褚橙的口味20年如一日地控制在24分甜1分酸的“黄金”甜酸比。

  这还不够。2019年,褚一斌用8600万元在昆明建立了国内最先进的选果厂,对橙子的色泽、果形、体积、单果重、糖度等规定了精细的标准。这条选果线实现从清洗、杀菌、热保鲜处理、糖度红外检测仪检测、三维视觉检测流程的自动化,将果径精确到毫米,重量精确到0.5克,糖酸度的检测准确率高达95%。

  但精确度的严苛让褚橙成品率降至54%左右,也就是说果农摘下的橙子只有54%能够在市面上成为“褚橙”。

  多年来,“花斑果”和“裂果”成为困扰褚橙最严重的问题,在张福锁到来之前的一年,花斑果和裂果只能被低价处理或者销毁,遭受损失大约2600万元。

  见面那天,褚一斌和张福锁周围坐满了人,但只有他们两人在说。褚一斌用12个字总结了这次谈话:“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创造价值。”他希望科技小院能够“及时发现生产中的问题,然后解决问题,为国民创造价值,也实现自身价值”。

  这次会面一个多月后,9月30日,云南省农业农村厅组织全省代表性农业龙头企业召开了科技小院建设会议,10月23日,褚橙科技小院在褚橙庄园揭牌。

褚橙科技小院

  2022年2月,褚橙科技小院开始工作。龙泉是当时最早入驻褚橙科技小院的指导老师,除此之外还有9名来自中国农业大学、西南大学、云南农业大学和福建农林大学的研究生。

  还没好好领略云南的美和果实的甜,这些研究生一到达科技小院,就接到来自褚橙庄园14个最主要生产问题,其中就包括最重要的两个问题:如何减少花斑果和裂果。

  褚氏农业对科技小院寄予厚望:两栋二层小楼作为实验基地,条件不错的住宿和饮食条件,每个月还有1200元的补助,以及最重要的,在6800亩地里按照各种要求划分出来的试验田。

  一等奖的含金量

  9月24日,“‘拼多多杯’第二届科技小院大赛”在重庆开赛,褚橙科技小院首次参加,“有些紧张,像参加校园期末考试。”权铁林说。

  科技小院大赛已经举办了两年,旨在实现农业生产实践和学术的统一,将研究成果作用在农业生产,解决生产问题,提高农业现代化水平。以农产品起家的拼多多非常认可这一宗旨。已连续举办三届“多多农研科技大赛”,并连续两届支持科技小院大赛,今年大赛扩展到5个赛区,96支队伍参加角逐。

  权铁林代表同学们上台。她着重在赛程内的8分钟讲述了褚橙科技小院如何解决花斑果和裂果的防治,并基于此探索的与龙头企业合作的“产学研”模式。

褚橙果园里花斑果防治试验田

  花斑果是表皮呈现大片褐色斑块的橙子,在学术上关于花斑果的论文不超过50篇。盛俊明接到这个问题,通过试验比测了花斑果和正常果的各种数据,最后把原因聚焦到风。

  2月份的哀牢山,风大干燥,刮在脸上像刀,盛俊明要测试验田各个时间段四个方向的风速。凌晨时分,他骑摩托车上山,四下无人,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爬上坡,他把手里的仪器举高,绕着橙子树测算了不同方位的风速,迎风面和背风面都要作为参考。

  最后,他们得出结论,花斑果是2—4月期间,果子刚刚结成时,强风吹来被叶片或枝条擦伤形成的。为了防风,他们在农田最外侧架起来比树还要高的网。盛俊明还说了一种方法:“可以在果子上打药形成一层保护膜,免受破坏”。

  还有裂果。这是学生史行健的课题。裂果又分为外裂和内裂。外裂果是从底部开始往两边长出的长长的疤痕,内裂果让果皮柔软,内里发空,一捏就碎,最后史行健的实验表明,裂果是由于降水量多、光照不够充分导致,需要补充钾和钙元素。

  “去年一棵树结了200个果子,会有二三十个裂果。今年好很多,一棵树也就只有两三个裂果。”史行健说。

科技小院同学刘智业在试验田采集样本

  每个学生在来到科技小院时都或多或少遇到过意外。橙子树是带刺的,每个人来到这里之后才知道,采摘时稍不留神就被划出血痕。走在路上远远地就看到前方有蛇。还有下雨天,道路很滑,在转弯处车子很容易摔倒,人很容易摔出去,两个膝盖磕得血肉模糊。

  这场重庆区赛的比拼异常激烈,有来自中国农业大学、西南大学、云南农业大学等高校的20支队伍,所有参赛的人都认为,对手很强,谁能进总决赛就证明了谁的含金量。

  拼多多负责人说:“如果说科技小院拆了学校与社会之间的墙、学科与学科之间的墙、教学与科研之间的墙、教与学之间的墙,我们还想拆掉科研与市场之间的墙。”

获得“拼多多杯”第二届科技小院大赛重庆区赛一等奖的三支队伍

  褚橙科技小院12名学生每人都在研究一个切实的生产问题,比如果实转色、不同时间秋梢对果实的影响、光谱测算出的叶绿素和氮含量的关系等等。

  越是采果期,褚橙科技小院的同学们越繁忙,因为他们要测算今年叶片和成熟果子各个层面的指标,以便进行数据分析,既可以用于自己的论文,也可以作为以后生产的参考。在10月下旬,实验室里充满了烘烤叶片的味道,很多学生都在将叶片烘烤,用粉碎机粉碎,分装在小的塑料袋中,并标注好试验编码。

  科技小院能为褚橙做的只有解决这些具体的问题吗?这是褚一斌不满足的地方,也是他的野心。他想让褚橙达到标准化生产的同时,将这一套体系教给褚橙庄园之外的果农。

  “我们研制出来一种绿色智能肥,在试验中发现它们对环境的污染更少,结出的果子和现在的肥料相差不大。现在的肥料农户还需要在路边混配好之后再背到地里撒开,非常麻烦。我们的肥料是不是可以让全国更多的果农用到?”龙泉说。他是最早的指导老师,今年29岁,皮肤晒得黝黑。

  最初来到褚橙庄园时,他就带着学生进行了所有193户农户地块的采样,作为未来数字化的底层数据。龙泉发现,褚橙每年从7月15日开始,每隔15天,都会测一次果实品质,他们还有每天的气象数据。这些数据可以用来预测收果时果实糖酸比是什么样的,“比如今年果实的酸度不高但糖度很高,通过董治浩博士研发的模型,我们在6月份就可以预测了,事实证明也是如此”。

  “我们要做的更有意义的一件事,就是把这些数据利用起来,把褚橙21年的生产经验进行标准化和数字化,用于以后的生产,也用于对外界的教学。比如我可以告诉外面的人果园怎么管理,总结出的数据反映什么样的问题,在不同的果园也是适用的。”龙泉说,“褚橙的模式是不是也可以商业化呢?”

  就像水果需要生长周期,这些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事。

  2500公里旅程

  10月25日,褚橙庄园采果季正式开始,按照果实的成熟度不同,农户依次进行采摘,为期40天。

  四作业区有农户已经开始工作,他们把车停在路边,农户戴上手套提着桶、拿着剪刀爬上所有作业区里最陡峭的山坡,查看表皮的颜色,满足条件的就用剪刀在果子的最底端剪下。四作业区作业长王海涛站在一旁监督:“从外往里采,从上往下采,得看着他们不要乱剪。”

  如果管理能够具体到每一棵树,那么也能具体到每一颗果。“每颗果子都有个性,像人一样的。”褚一斌说。

  五作业区的采摘定在11月10日。五作业区在山另一侧,距离大本营比较远,开车需要半个小时才能到达,在去年,五作业区拿到了最佳作业区,这是非常不容易的成绩。在10月的最后几天,五作业区作业长顾文平忙着铺路,好运送果子。开车在山路上,他边盯着路边的橙子树,边自言自语:“这家的秋梢怎么还没剪?”

五作业长顾文平和他身后的五作业区

  王永萍一家就在五作业区,2014年以前,她在距离新平县城几十里的家乡种植烟叶,2014年,一家四口来到褚橙庄园种植橙树,管理3500棵橙子树。

  在结果之前,褚氏农业每年会给王永萍家3.6万元作为生活费。在褚橙庄园,农户只是管理者,用水、化肥和农药只需要向公司申请,不需要花钱购买。

  王永萍的家临着公路,屋旁都是他们夫妻两人要管理的橙园。他们的女儿在甘肃读大学,儿子在县城读高中,女儿考上大学时,褚氏农业还发了5000元作为奖学金。

  王永萍不识字,所以她一直告诉两个孩子,一定要好好读书,不管怎么样都不要当农民,种树太辛苦了。去年,王永萍一家有16万元的收入,属于收入比较高的一类。

  10月25日晚,在采果平台,已经垒放了一筐筐的橙子,工作人员在办公室清点每家每户收上来多少筐果子。平台外是一辆辆等待的25吨大货车。等天一亮,这些货车将拉满橙子,送往各个城市。今年将有1000辆这样的大货车从哀牢山日夜吞吐出去。

  11月5日晚上7点,央视新闻在拼多多进行进博会的直播,在104个商品坑位中,有7个关于水果的坑位,褚橙就占了一个。

  2019年,褚橙把旗舰店开到了拼多多,糜红恩回忆这是两家企业互相欣赏、互相选择的结果。在当时的新闻发布会上,褚一斌说:“拼多多是一个‘有坚持’的企业,希望与这个新电商平台一起实验、探讨,把企业做扎实。”就在2019年,拼多多农产品上行规模超过1200亿元。

  长达三个小时的直播,糜红恩一直在后台观测褚橙的销售数据,最后他们在一晚卖出几千单,他松口气:“预料之中,因为这是褚橙啊。”

  从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县戛洒镇哀牢山到上海有2500公里,但褚橙不会只走2500公里,这些包含劳动和情谊的果实,最后都会送到各地,让那些买到它的人尝到清甜的果香。

【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