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九成受访大学生感到恋爱课上收获颇丰

发布时间:2024-05-18 15:58:42 来源: sp20240518

  “幽默!”“有责任感!”“爱运动但不要有汗臭味!”“喜欢大自然!”“自信!”第一堂恋爱课上,武汉大学的孙艺菲和同学们在老师的引导下,此起彼伏地喊出理想异性的特点。授课老师将黑板分为左右两半,左边写下女生心中理想的男生特点,右边则是男生理想中的女生。等到整块黑板被近百个词汇占满,老师总结,这些都是人类的美好品质,“它们不仅是我们对伴侣的要求,也应该是自我要求、努力的方向”。

  恋爱课是一个让孙艺菲觉得既有意思、又有意义的课堂。2020年中国青年报·中青校媒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九成受访大学生支持学校开设恋爱课。2022年,教育部在答复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关于在高等学校开设家庭家教家风必修课的建议”时也表示,鼓励高校加强恋爱心理教育。近年来一些高校陆续开设恋爱课,受到一些同学欢迎的同时,也有大学生对课程提出了想法和建议。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校媒对大学生对恋爱课的态度、建议进行追踪调查,共回收180所高校学生填写的有效问卷1702份,调查结果显示,35.55%的受访者所在学校开设了恋爱心理或相关课程,33.43%的受访者所在学校没有开设,31.02%的受访者不清楚学校是否有相关课程。

  恋爱课帮助“恋爱新手”树立理性恋爱观

  就读于四川一所高校的大四学生李先硕觉得,开设恋爱课是学校和学生共同努力的结果。2020年年末,大学生恋爱心理课“火爆”网络后,他的学校掀起了一股开课热潮,同学们纷纷在学校评教系统中提出对恋爱课的需求,学校在收到学生的反馈后,经过多次讨论、调研和课程开发研讨,于2024年正式开设《恋爱心理学》公选课。

  中国矿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师范大学博士段鑫星从事大学生心理教育工作30年,开设恋爱心理课近10年,在她看来,越来越多高校关注到大学生的情感需要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也是契合大学生心理状态的现实选择。

  中青校媒调查显示,上过恋爱课的受访者中,超九成认为恋爱课有用,其中24.82%的受访者觉得非常有用,34.18%的受访者觉得比较有用,34.00%的受访者觉得一般有用。

  本学期,天津大学的付念在学校《恋爱心理学》“抢课大战”中“胜出”,成为参与课程的150名幸运儿之一。进入大学后,从未有过恋爱经历的他遇到了心仪的女孩,在课程帮助下完善恋爱观、为以后的恋爱做好准备成了他的课程期许。开始上课前,付念觉得“恋爱就是恋爱,没有太复杂的概念”。几节课后,科学理解爱情、依恋与亲密关系、爱情困惑、恋爱前的心理准备等颇有针对性的内容,让他在心底给这门课打了个高分。他发现,恋爱课传递的内容早已超出恋爱本身,更多的是如何更好地认知自我、学习情绪管理,以及如何更好地开展人际交往等。他近期邀请心仪的女孩看了一场音乐会,这是一场愉快的约会,唯一遗憾的是双方交流感受的时间有点短。“课上老师提到,在相知阶段可以多和对方交流感受,了解对方的真实想法。但那次看完音乐会她需要回学校参加活动。”他期待以后两人可以交流得更多。

  上大学前,孙艺菲对亲密关系的认识来源于偶像剧、漫画书。大二时,孙艺菲第一次谈恋爱,“完全不知道谈恋爱是个什么”,总觉得就要像偶像剧里那样,“爱得死去活来”。“当时我非常黏男朋友,而且不自信,总担心男朋友并不喜欢我。那段时间很歇斯底里,自己都觉得自己很讨厌,两个人也常常因为各种小事吵架。”意识到自己敏感多疑、缺少安全感后,孙艺菲想起恋爱课上老师讲过的各种类型的情感依恋,和自己的情况对应后,她发现自己可能是焦虑矛盾型依恋。于是她不仅回顾了课堂中学过的解决措施,还查了好多篇相关的论文,尝试让自己走出被不安感裹挟的漩涡。“我会让自己忙一些,把重心转移到学业上,也帮助自己树立自信、接纳自己的不足,接纳双方的矛盾和冲突。”理性分析和心态调节,让孙艺菲逐渐找到了更为放松的恋爱方式。

  段鑫星表示,大学开设恋爱课目的在于讲授先进的婚恋观与情感价值观,“详细一点讲就是帮助大学生辨别真假情感”。她解释,恋爱虽然属于个人情感,极具个体性,但也与时代、社会经济发展等密切相关。在段鑫星看来,通过课程学习可以让学生在爱情观端正的前提下遇见爱情。“经营长久美好爱情需要双向奔赴、共同成长、各自强大、彼此成就,在爱情里遇到更好的自己,让彼此的人生更加丰满美好。”

  实用内容和互动形式受到受访大学生欢迎

  中青校媒调查显示,超八成受访者表示对恋爱课满意,其中21.75%非常满意,28.03%比较满意,33.48%基本满意。57.58%的受访者认为恋爱课让人更好地认识恋爱和亲密关系;46.36%的受访者认为课堂讨论、互动氛围好;45.06%的受访者认为授课内容与时俱进,比较符合当下学生需求;36.60%的受访者认为恋爱课注重实践和实际情感问题调节。

  付念对恋爱课上的“匿名在纸条上写下困惑”记忆深刻。同学们低头写了好一阵后,老师把纸条收集好,在下一堂课上挑出一些共性问题进行解答。老师还设置过一次“翻转课堂”,让同学们根据感兴趣的话题自由组队,针对恋爱中的各种问题进行探索、解答。天津一所高校的李子豪记得,《恋爱心理课》中有一堂素质拓展课上,老师让同学们每十几人分为一组,从每个人的名字里找出一个字,组成一首爱情诗,再由小组里的所有人用线拉起一根毛笔,把这首诗写下来。“这个过程中大家需要介绍自己,此外还需要互相沟通、配合,共同完成一个目标,既可以锻炼自我表达的能力,也可以锻炼协调沟通能力。”

  孙艺菲则对一次课堂作业印象深刻——了解父母的情感经历。如果不是这次课程作业,孙艺菲可能永远不会和父母聊起他们的恋爱经历。有了这一次沟通,孙艺菲发现,父母也曾经有过青涩的年华,爱情是朴素的、常见的人类的美好感情,不用把它当成可怕的洪水猛兽。“而且从此我也更愿意和他们谈起我的情感经历,之前总觉得这些和父母没什么关系,但多和父母聊聊,他们也会给我一些理性的建议,让我更好地认识爱情。”

  受访大学生期待恋爱课更贴近青年需求

  中青校媒调查显示,74.91%的受访者认为高校需要开设恋爱课,8.76%的受访者认为不需要,还有16.33%的受访者表示没想过。

  在李子豪看来,大学生处在青春懵懂的年龄,对情感和亲密关系缺乏认识,有时候会因为一些事走进阴影里,不能很好地看清现实或解决问题。“恋爱课能够帮助大学生更理性客观地看待这个时期所面临的困惑。”付念则表示,他在恋爱课上最大的收获是恋爱观更加成熟,“恋爱中的两个人应该互相保持独立和完整,爱人要先爱己,爱自己是一切的开始,只有先学会爱自己才能更好地爱别人”。

  但在安徽一所高校读研一的张宇觉得,他本科时上过的恋爱课比较偏重理论,缺少与生活化场景的结合。“老师讲的真实案例很少,基本都是结合电影、小说的片段来分析,感觉和真正的恋爱还差那么一环。”他希望课程能少一些照本宣科,让理论多结合一些生活化的场景,“例如女朋友生气了到底该不该哄、该怎么去劝,被不喜欢的人表白应该如何处理,遇到来得太快的好感时,该如何判断是否应该继续发展关系等”。

  段鑫星介绍,恋爱心理课程的总体安排需要既有理论性知识,也有针对学生常见情感困扰的内容。“比如理论知识会涉及积极的婚恋观、爱情理论如斯滕伯格的爱情三角形理论,成人依恋理论、九型人格理论等;针对学生常见的情感困扰则会开设‘遇到爱情会有哪些表现’‘如何辨别真假爱情’等内容。”

  中青校媒调查显示,16.74%的受访者表示对学校的恋爱课不太满意或不满意。37.90%的受访者认为授课内容不够与时俱进;28.91%的受访者认为授课内容有失偏颇,如强调性别差异、刻板印象等;24.74%的受访者认为课堂讨论、互动不足;24.50%的受访者认为授课内容偏理论,不易借鉴;24.32%的受访者表示课程位置少,不易选到;24.09%的受访者认为授课老师专业度不够,对恋爱心理、亲密关系缺乏科学研究。提及对恋爱课的期待,67.27%的受访者表示希望授课老师在情感心理研究方面有较高的专业度,52.29%的受访者希望能与时俱进地解决当下大学生的情感困惑,45.01%的受访者希望课堂能鼓励学生提出问题和讨论,等等。

  此前有高校的恋爱课因授课老师的观点陈旧、强调传统的婚恋生育观而备受争议。对于这类现象,张宇希望授课老师能够与时俱进、贴近学生,课堂可以根据学生的不同需求进行调整,比如第一堂课进行问卷调查,根据调查结果了解学生的关注点,并有针对性地进行教学。李先硕希望高校之间在这类课程上能够积极合作,促进校际之间的交流和课程研讨。

  段鑫星则表示,把恋爱课上成“金课”还是“水课”,重要的还是要以健康的婚恋观为基石,以爱情理论为依据,上课老师要有爱心、有责任心,以及较高的专业素养,并且能够与学生共同面对成长中的问题。在她看来,让恋爱课有价值需要三个转变,一是从老师视角到学生视角,“以学生为中心,以学生的所思所想所需作为这门课的出发点”。二是从师长心态到学生心态,平等共建,合作探讨关于情感、关于成长、关于爱的话题。“老师的引导与把握尤其重要,比如要传播先进的性别文化,而非落后的男尊女卑的性别差异,倡导大学生以健康地自我成长为出发点,好的爱情是如虎添翼,比翼双飞,不消极、不消耗,彼此增益、共同增值。”三是从老师个人经验到青年个体化体验的转变,助力大学生成长成才,成为更好的自己。

  (除李先硕外,文中受访学生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毕若旭 程思 实习生 王诗瑶 李张欣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邵婉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