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精神内耗,人人都爱苏东坡

发布时间:2024-05-18 15:18:26 来源: sp20240518

  现代舞诗剧《诗意东坡》剧照。剧组供图

  http://vod.cyol.com/vod/data/video/202312/10/dcdeffcd-d548-41d9-8d82-0e4a443a685b/transcode_fcbb733f-436e-b597-c17c-6f520a82.mp4/av-g.m3u8   现代舞诗剧《诗忆东坡》自今年7月在上海首演,又走过与东坡渊源颇深的杭州,于12月1日-3日在北京上演。该剧将现代舞融合诗词、书画、篆刻、古琴、戏曲等多种艺术形式,一如苏东坡本人就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六边形战士”。

  当舞台背景的时间线从苏东坡出生的1037年一直延续到2023年,演员们的交通工具从古代的舆车到近代的人力车,再到现代的电动滑板车,表达苏东坡用的是现代舞,这本身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选择。百年千年过去,我们为什么还爱苏东坡?

  我们爱一个没有留下真人影像的古人,自然无法始于颜值,那么带来这种一往情深的,往往一是才华,二是品格,两者缺一不可。毕竟要死心塌地爱慕一个才华横溢而品格低劣的人,也很难。

  《诗忆东坡》呈现了苏东坡的15首著名诗词,每一首都够得上“熟读全文并背诵”。对相隔一千年的我们来说,苏东坡首先是一个诗人、作家,虽然他在那个时代的主业是一个政治家,但朝堂诡谲总是被雨打风吹去,而文章千古事。

  能使读者快乐,是苏东坡作品的一个特点。无论是作品本身传递的快乐,还是后人解构的快乐,总之,快乐。

  人在快乐时留下快乐的作品,属于常规操作,但苏东坡的快乐作品,往往来自一些略显悲剧的时刻。比如,贬到黄州,“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贬到惠州,“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贬到儋州,“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读者快乐,作者也快乐。苏东坡跟朋友说,一生最快乐的时候是在执笔写文章时,“心中错综复杂之情思,我笔皆可畅达之。我自为人生之乐,未有过于此者也”。

  最近有个网络热搜——“怀民亦未寝”,出自苏轼《记承天寺夜游》。这个在史书中着墨不多的怀民,因为元丰六年(1083)十月十二日的这一次被迫熬夜,而成为940年后年轻人的话题。那一场“相与步于中庭”的夜游,没有留下更具体的记录,但东坡和他的朋友们,为我们留下了古人难得的颇具现代性的轶事。

  对苏东坡的现代讲述,林语堂用英语写过一部《苏东坡传》。英文书名是《The Gay Genius》,出版于1947年,按那时的英语翻译过来是“一个迷人乐观的天才”。

  林语堂说,苏东坡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是散文作家,是新派的画家,是伟大的书法家,是酿酒的实验者,是工程师,是假道学的反对派,是瑜伽术的修炼者,是佛教徒,是士大夫,是皇帝的秘书,是饮酒成癖者,是心肠慈悲的法官,是政治上的坚持己见者,是月下的漫步者,是诗人,是生性诙谐爱开玩笑的人。

  以上,依旧不足以勾绘出苏东坡的全貌。用现代流行语来说,他毫无疑问是个“斜杠青(中、老)年”。比如,除了赞美美食,苏东坡还身体力行地创造美食,东坡肉、东坡肘子、东坡鱼、东坡豆腐、东坡凉粉……如果说当年乾隆只负责品牌,那东坡则务实地兼顾产品。

  在百度百科上,苏东坡的头衔还包括一个“治水名人”。确实,他在徐州筑堤抗洪、在杭州疏浚西湖,为广州设计自来水工程……还写了水利著述《熙宁防河录》《禹之所以通水之法》《钱塘六井记》等。似乎苏东坡只要乐意,干什么都是专业水准——他偏偏还总是挺乐意的样子。

  宋朝的文人之间聊天,星座是一个常规话题。十二星座从隋朝传入中国,到宋朝被称为“十二星宫”。和今天大差不差,宋朝人也用星座来推算命和运。苏东坡,是一个摩羯座,这个星座在当时被认为是饱受磨难的。当他发现前辈韩愈也是摩羯座且一样命途不舛时,发出了“平生多得谤誉,殆是同病也”的归因感慨。

  苏东坡为官40年,被贬30年,一路黄州惠州儋州,却没有留给后世一个郁郁不得志的形象。他对弟弟苏辙说过:“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所以,苏东坡很快乐,没有“受害者心态”,远离“精神内耗”,无所畏惧,天地浩大,物与我皆无尽。

  一千年以后,我们记不清苏东坡跌宕起伏的人生,却不会忘记他留给世界的豁达与乐观。异于常人的才华可能是天生的,优于常人的品格可能是磨砺的,但快乐这种珍贵的特质,是一个人在扎扎实实地走过一生后、自我选择的集大成者。

  舞台上的苏东坡与妻子王弗,双双踩着滑板车远去,“苏·文豪圈知名E人·美食区UP主·一路向南·轼”留给我们的,是一个随时能转身向你招手的、超越时空限制的背影。

  教我如何不爱他?

  蒋肖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葛成】